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自动驾驶淘金赛,Apollo被聚焦的底层逻辑

原标题:自动驾驶淘金赛,Apollo被聚焦的底层逻辑 来源:Alter

科技自媒体 / Alter

百度赴港上市的消息,再度引发了外界对百度估值的讨论。

国内外的投行机构也纷纷上调百度的目标股价,20多家机构给予“买入”等评级,百度的估值提升至1200-1400亿美元区间。

半年多前的时候,百度的市值还停留在400亿美元上下的低位,行业内也不乏一些唱衰的声音。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百度的业务结构并没有本质性的变化,可为何资本市场的态度出现了微妙的转变?

并不难找到合理的解释,但想要读懂百度价值回归的底层逻辑,自动驾驶、智能汽车等业务主导的Apollo,可以说是跳不过的研究对象。

01 重估百度,“汽车”出圈

正如百度在招股书开篇中呈现的,AI专利、深度学习框架、AI开放平台、Apollo等新业务的进展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不同于16年前首次赴美上市时的搜索巨头,百度已经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AI生态型企业。

对于百度在资本市场的新身份,投资者似乎颇为认同。无论是百度在港交所闪电般的上市速度,还是数十倍的超额认购,无不诠释了“AI第一股”的魅力,但资本市场的价值认同绝非是拍脑袋决定的结果。

外界普遍认同的观点是百度已经找到了第二增长曲线,人工智能的价值逐步释放。这样的观点可能只说对了一半,人工智能上的技术深耕给了百度新的想象空间,可想要将“想象力”转化为推动市值的引擎,还需要拿出看得见的“钱景”,风头正盛的Apollo在这一进程中有着不可或缺的激励作用。

除了在招股书中秀技术肌肉,百度特意强调了三个主要的增长引擎。

一是成熟稳健的移动生态,包括百度APP、好看视频、智能小程序、百度贴吧等产品,也是百度营收的基本盘;

二是高速增长的智能云服务,2020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中,百度智能云营收同比增长67%,年化收入已经达到130亿元;

三是智能驾驶与其他新增长计划,主要是Apollo聚焦的智能交通、车联网、自动驾驶等领域,被视为百度下一轮成长的动力引擎。

在百度给出的三个增长引擎中,分别代表着百度营收的三条履带,移动生态是现金牛,智能云服务的营收正在增长,而Apollo代表的创新业务则是打开百度成长空间的关键。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百度市值冲上千亿美元的量级和“造车计划”有着直接关系,不仅让外界看到了百度不可小觑的跨界能力,也给出了检验百度新增长路径的楔子。

直接的佐证的就是投行机构对于Apollo的估值。瑞穗在不久前将百度的目标股价上调至 325 美金,并将Apollo的估值从200亿美金上调至400亿美金;中金基于百度2021年的盈利与收入预测,给予Apollo 539亿美元的估值……

倘若按照中金的估值进行计算,Apollo已经占到了百度总市值的50%。可如果和Cruise、Waymo等同类企业进行对标的话,目前Apollo和Waymo是自动驾驶行业公认的两座标杆,但当前Apollo的估值仅仅和Cruise相当,只有Waymo的三分之一左右,仍然存在被低估的嫌疑。

还是同样的观点,越来越多的机构对Apollo给出估值,并将其作为百度价值重估的“钥匙”,绝非只是一时兴起或盲目跟风。智能汽车的出圈离不开特殊的外部环境,Apollo之所以能够扮演“关键先生”的角色,离不开商业化方面的沉淀。

02 攀登珠峰,沿途下蛋

作为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的掌门人,李震宇曾在Apollo平台开放三周年内部信中这样定义Apollo的商业化思路:攀登珠峰,沿途下蛋。

彼时自动驾驶行业逐渐由“热闹”趋于“平静”,一些自动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出现了内讧、裁员等负面事件,在“落地难、造血慢”的语境中,资本市场也一度出现悲观情绪。身为中国自动驾驶领域领军者的Apollo何去何从,能否在商业化方面杀出一条血路,直接关系着中国自动驾驶产业的进程。

百度并没有陷入技术理想主义的激进,而是悄然下出了三步棋。

第一步是改造汽车业态。

汽车行业可能是所有赛道中最为保守的产业之一,出于安全、隐私等方面的种种考量,大多数车企并没有选择开放的合作态度,即便是不涉及驾驶体系的车载娱乐系统,许多车型还处于无法联网的状态。

基于汽车行业的现状,Apollo选择了由浅入深的策略,比如先在智能车联方面和车企达成合作,逐渐进行以前装为主的深度合作,最终在自动驾驶方面找到利益共同点。由小度车载、CarLife+、度小镜等产品组成的Apollo智能车联担纲了拓荒者的角色,并对汽车的现有业态进行改造。

截止到目前,Apollo智能车联已经与奔驰、宝马、福特等70多家车企的600余款车型达成合作,无论是合作车企品牌汽车销量,还是搭载车型数量均稳居行业第一。同时百度地图汽车板也覆盖了合资品牌、自主品牌、造车新势力等车企的诸多车型,预计2021年前装联网搭载量将达到350万辆,年增长率有望达到100%。

第二步是重塑驾驶生态。

2020年底的百度Apollo生态大会上,正式推出了智舱、智云、智驾、智图四大系列的智能汽车产品,几乎涵盖了自动驾驶汽车落地到上路的所有环节,也让外界看到了百度在智能汽车领域的“全能形象”。

有别于传统的合作模式,Apollo为车企们提供了乐高式的解决方案,将智能驾驶舱、智能驾驶方案、智能驾驶地图等业务重新组合。比如Apollo智驾包含了从AVP到ANP、从泊车域到行车域的多个模块,客户可以灵活选择任何一个模块灵活组装,避免在技术上避免重复造轮子。

Apollo的赋能策略已经初见成效:2021年1月19日,搭载百度 AVP 自主泊车解决方案的威马 W6 在湖北黄冈的工厂下线,并将在2021年上海车展前后销售;Apollo智舱已经和奥迪Q2L等车型达成合作,将实现超过1500万台车辆的搭载;Apollo智图系列已经成为特斯拉、本田、吉利、蔚来、威马等全球头部车企的选择……

第三步是重构出行体验。

Apollo想要攀登的“珠峰”无外乎重构当下的出行体验,并先后在自动驾驶技术、Robotaxi、车路协同、ACE智能交通引擎等方面频频布局,目的正是加速自动驾驶的全面普及,让无人驾驶成为出行的新选择。

从自动驾驶方面来看,Apollo 2020年仅在北京测试里程就达到112万公里,超过了Waymo在加州的101万公里;目前Apollo测试总里程超过700万公里,已是 Cruise 的 2 倍,后者在2020年末的测试里程约为321万公里;而在Robotaxi和Robobus的运营中,Apollo Go在国内多个城市接待的乘客数量已经超过21万,并计划在三年中落地30座城市达到3000辆的规模。

参考百度董事长兼 CEO 李彦宏在第四季度财报公开信中对Robotaxi 规模化部署的预判:智能驾驶技术的迭代在加速进行。每更新一代,成本大约会下降 30%-50%。当成本下降到一个阈值,就会触发 Robotaxi 规模化运营;另一方面,车路协同将大大提升无人车的安全性,使得大规模商用成为可能。

做一个总结的话,Apollo是国内为数不多进行自动驾驶全方位技术布局的玩家,也是近乎唯一在商业化层面有着清晰的战略节奏的企业:既在以打造汽车界操作系统的方式刷新汽车行业的产业生态,也在针对智能汽车的不同环节进行针对性赋能,同时筹谋以智能交通为核心的生态帝国。

03 红利初现,未来可期

再来思考Apollo成功驱动百度价值重估的原因,答案已经不难解释:

Apollo并非只是在进行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也不是一个不着边际的造梦者,而是有着系统性的深入思考和全面布局,并在循序渐进的进行商业化摸索。

比如除了自动驾驶和智能汽车,Apollo在智能交通方面同样动作频繁,不仅前瞻性的提出了“ACE智能交通引擎”,还与广州携手开启了中国首个数字交通运营商模式及自动驾驶示范运营模式、启动了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MaaS平台……毕竟智能汽车从来都不是单一的终端,而是集车、路、云端信息于一体的智能移动终端,需要解决技术、运营、协同等一连串的问题。

相较于那些在某个技术上单点突破的玩家,Apollo就像是深耕智能驾驶生态的全能冠军。但同时需要理性认识的是,当前自动驾驶还处于投资换取市场的初级阶段,Apollo的生态帝国需要稳扎稳打逐步推进,也就需要资本市场有足够的耐心和长远的目光,洞悉智能驾驶市场的演进规律。

百度选择赴港二次上市无疑是一个利好的消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认知延迟后,市场正在以审视一家AI企业的目光看待百度,逐渐认识到技术性公司的长期价值,厘清了百度增长的底层逻辑。特别是在上市期间被推到聚光灯下的Apollo代表的创新业务,相关的红利已经开始兑现。

一方面,百度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及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提升智能驾驶及其他增长计划的商业化”,资金上的加持将帮助Apollo继续夯实在人才、技术、商业落地等维度的护城河,加速打造本土化的智能驾驶方案,进一步甩开和跟随者之间的差距。

另一方面,Apollo频频从幕后走向台前,在自动驾驶领域“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形象不断被强化,或将不断增强外界对Apollo的信心。毕竟自动驾驶属于典型的长期赛道,Apollo的商业化进展被外界及时看到,有利于其价值空间的持续释放。

何况就整个自动驾驶生态而言,在2021年的前两个月里,自动驾驶赛道的投融资事件多达24起,披露的投融资总金额高达176.4亿元,占到了2020年投融资额度的40%。也就预示着,经过了两年时间的迟疑和思考,自动驾驶行业的前景终于被市场所认可,再度成为资本加码的优质标的。

等待Apollo的好时代才刚刚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自动驾驶淘金赛,Apollo被聚焦的底层逻辑